限制性規劃推動澳洲房價上漲

2018年3月12日

規劃條例限制土地供應,使澳洲房價上漲,導致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上漲40%。

根據澳洲儲備銀行的新研究,雖然分區規定帶來好處,保留郊區和街區大小的宜居性,但卻對房價造成了相當大的溢價。

澳洲央行研究討論文件 -《分區對房價的影響》報告指出,分區使悉尼、墨爾本、布里斯本及珀斯獨立式房屋的邊際成本上漲分別為73%、69%、42%及54%。

分析顯示,悉尼房價平均上漲了489,000澳元。

HIA首席經濟學家Tim Reardon表示:「不同規劃限制,延遲獲得批准、稅收和收費是我們負擔能力挑戰的核心,這導致了幾十年來新住房供應不足,特別是在大都市地區。

「限制著適當地釋放新住宅的土地和可建築的住宅類型是住房供應不足的主要原因。」

澳洲央行對屋主因規劃決策結果而需繳付的額外費用進行量化後,訂下布里斯本、珀斯及墨爾本的費用分別為159,000澳元、206,000澳元及324,000澳元起。

Reardon認為房屋負擔能力問題的歸結為供求關係。

他說:「需要釋放更多的土地,取消如印花稅等購買房屋帶來的懲罰性徵稅。」

House Decomposition

 這觀點最近獲得格拉坦研究所的支持,該研究所認為限制性分區對住房負擔能力有負面影響。

《住房負擔能力:重新想像澳洲夢》報告提出,10年內每年建造5萬套住房將使澳洲房價下降5%至20%。

澳洲央行提供了土地和物業價值分區效應的例子。悉尼改用為住宅開發區的舊工業用地已帶來了巨額利潤,附錄中舉出古德曼集團4億至6億澳元的利潤為例。

在Erskinville附近以1600萬澳元購買的6.9公頃土地,在重新分區後以3.5億澳元的價格售出。

Rosebery兩個最初估價為9600萬澳元的土地最後以1.9億澳元成交。

把St Leonards值1800萬澳元的9套房屋共200套公寓合併後,土地的價值提高至5,500萬澳元。

當增加隱性稅時,新住房稅估計是悉尼新房購買價格的44%。

Reardon說:「增加住房稅將不鼓勵投資新住房而加劇負擔能力的挑戰,增加租房成本,並使首次置業者和租房者難以買樓。」

閱讀更多: https://theurbandeveloper.com/articles/restrictive-planning-drives-up-australias-housing-prices-

Share

Raeon Messenger
Open chat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