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性规划推动澳大利亚房价上涨

2018年3月12日

规划条例限制土地供应,使澳大利亚房价上涨,导致雪梨和墨尔本的房价上涨40%。

根据澳大利亚储备银行的新研究,虽然分区规定带来好处,保留郊区和街区大小的宜居性,但却对房价造成了相当大的溢价。

澳大利亚央行研究讨论文件 -《分区对房价的影响》报告指出,分区使雪梨丶墨尔本丶布里斯班及珀斯独立式房屋的边际成本上涨分别为73%丶69%丶42%及54%。

分析显示,雪梨房价平均上涨了489,000澳元。

HIA首席经济学家Tim Reardon表示:「不同规划限制,延迟获得批准丶税收和收费是我们负担能力挑战的核心,这导致了几十年来新住房供应不足,特别是在大都市地区。

「限制着适当地释放新住宅的土地和可建筑的住宅类型是住房供应不足的主要原因。」

澳大利亚央行对屋主因规划决策结果而需缴付的额外费用进行量化後,订下布里斯班丶珀斯及墨尔本的费用分别为159,000澳元丶206,000澳元及324,000澳元起。

Reardon认为房屋负担能力问题的归结为供求关系。

他说:「需要释放更多的土地,取消如印花税等购买房屋带来的惩罚性徵税。」

House Decomposition

 这观点最近获得格拉坦研究所的支持,该研究所认为限制性分区对住房负担能力有负面影响。 《住房负担能力:重新想像澳大利亚梦》报告提出,10年内每年建造5万套住房将使澳大利亚房价下降5%至20%。 澳大利亚央行提供了土地和物业价值分区效应的例子。雪梨改用为住宅开发区的旧工业用地已带来了巨额利润,附录中举出古德曼集团4亿至6亿澳元的利润为例。

在Erskinville附近以1600万澳元购买的6.9公顷土地,在重新分区後以3.5亿澳元的价格售出。

Rosebery两个最初估价为9600万澳元的土地最後以1.9亿澳元成交。

把St Leonards值1800万澳元的9套房屋共200套公寓合并後,土地的价值提高至5,500万澳元。

当增加隐性税时,新住房税估计是雪梨新房购买价格的44%。

Reardon说:「增加住房税将不鼓励投资新住房而加剧负担能力的挑战,增加租房成本,并使首次置业者和租房者难以买楼。」

阅读更多: https://theurbandeveloper.com/articles/restrictive-planning-drives-up-australias-housing-prices-

Share

Open chat